| 网站首页 | 佛协简介 | 佛教资讯 | 佛言祖语 | 佛教教育 | 丛林古刹 | 文化艺术 | 人物专访 | 专题 | 慈善公益 | 政策法规 | 素食护生 | 在线服务 |
您当前位置:江苏省佛教协会官方网站 >> 人物专访 >> 浏览文章

"弘体”书法的继承人——天津李莉娟居士访谈录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发布时间:2013/1/30 13:28:51

 
  讲◎李莉娟
   特约记者◎行者
 
天津李莉娟居士访谈录
天津李叔同故居弘一大师坐像近照
天津李莉娟居士访谈录
惜福
天津李莉娟居士访谈录
李莉娟居士书法作品

 
   记者:您和弘一法师是亲人关系。您心目中的弘一法师,都有着哪些深刻的印象?
   李莉娟居士:对于祖父的事迹,和天津家里的具体印象,我父亲的记忆要更多一点。但其实我父亲跟祖父的接触也没有多少年,还不如他和学生像丰子恺、刘质平、潘天寿等人,接触的时间更长一些。因为弘祖在天津住的时间很短。我对弘祖的了解,则是读《弘一法师永怀录》这些回忆文章,都是第一手资料。弘祖是一位非常伟大的人物。现在我借先人的德行,享受福报,享受因果,因此,我时常提醒自己要惜福,并在我的办公室门上自己书写“惜福”二字,以示提醒。
   记者:您写弘一大师的“弘体”书法有多少久了?时常都会练字吗?
   李莉娟居士:有20年了吧,说来学书法是20年了,但是不敢说很精进。练字是经常性的,因为要时时涵养自己。我写字时,必须心特别静,才能写得好,否则的话,怎么写也写不好。记者:在看弘一法师的书法和对比地看您的弘体书法作品时,我们觉得在字迹间真是非常相像。您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弘一大师书法的主要特征,和您学习弘体书法的经历?
   李莉娟居士:弘祖的字,很有禅味,没有任何火气。弘祖写书法写了一辈子,在十几岁的时候,考卷的毛笔字就已写的非常好了,一直到他六十多岁。写了几十年,又学佛学了这么多年,可以想见他的功底。现在不少学习弘体书法的,有出家人,也有在家人,也是临摹的很像,都很用功。我临摹弘祖的书法,也就是临摹体,全是照着弘祖的意思去写。但我是没有办法像我的祖父那么有才华的,只有努力学习弘祖的品德。见贤思齐,不仅临摹弘祖的书法,主要是学习弘祖的精神。我们现在都是纪念弘一大师,学习弘一大师,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做弘一大师,怎样去向弘一大师学习。这是我来临摹弘祖书法的目的。
   记者:是的,老师讲的非常好!弘一法师也曾说过:“士先器识而后文艺”。这是引自唐代裴行俭的一句名言。同时,弘一法师也又引申过一句话:应使文艺以人传,不可人以文艺传。我觉得您就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其实我们学习弘一法师的书法,最终的目的,更应是为学习他的人格、精神;包括佛法。老师您能谈谈您的学佛历程吗?
   李莉娟居士:我的皈依师父是广洽法师。因有家庭的影响,我对佛教的感情还是很深厚的。虽然我父亲没有皈依佛教,但是完全按照佛教的要求来传承家风的。所以,我们从小也受这种佛化家庭的影响。因而我对皈依是没有疑虑的,特别是后来我接触到弘祖的文章、开示。我看了这些文集和演讲集,就像跟我们面对面说话一样……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广洽法师到天津来,第一次是1985年,广洽法师对我父亲讲要继承弘一大师的精神,不光继承佛教的信仰,同时还希望我们在艺术的继承和发扬上做出一些努力,从艺术上作为研究。我父亲就恳请法师给我授三皈依。1986年的时候广洽法师再来,就在天津大悲禅院弘一法师纪念堂给我举行了皈依仪式,法名“契真”。自此以后,我就临摹弘一大师的书法,同时每天也在想,怎样地向弘祖去学习。广洽法师在这期间也一再地鼓励我。
   记者:我先前读过您的一些事迹,见您提起弘一法师的时候,尤重于对他的德行的学习。像我们学习弘一法师,您有什么建议?是否应该先从三皈、五戒、十善做起呢?
   李莉娟居士:弘祖是学律的。持戒严谨,也很认真,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出家以前,学什么像什么,做什么像什么。出家之后,他在持戒、学律上,做的更加认真。我想无论学习什么,做什么事,都应该先去学习弘祖的“认真”精神。
   记者:您对弘一法师在天津的故居,如今还熟悉吗?我曾数次去过天津李叔同故居,据称是在原故居的基础上扩建的,现为天津市最大的文化名人故居。现在游客可以通过故居了解弘一法师吗?
   李莉娟居士:现在的故居,也稍挪动了下。因为当时市政府对老城区进行改造,故居周围高楼林立,惟有故居不能凸现,经过多次协商,异地重建,按照原来的布局恢复,占地面积4000余平方米,包括“田”字形的青砖灰瓦的清代房屋建筑,内有“意园”(花园)和西式建筑风格的“洋书房”,是早年弘祖休息和习字、作画、接待来客之用。恢复了“桐达钱庄”、“佛堂”、“中书房”,还设有纪念堂、塑像等。整个院落虽不算大,但优雅清旷,令人流连。在故居大门前,还附设一座具有江南风格的小花园,亭台、走廊、小桥、荷花池,以及形态各异的太湖石,是一座袖珍式的“苏州园林”。
   记者:先前寻访李叔同故居、李叔同书法碑林、大悲禅院弘一法师纪念堂时,见每处地方犹有古风,尤其是书法碑林。这些地方都是与弘一法师有关的天津人文胜地。那么,是否也常有一些弘祖的仰慕者,前来参访呢?
   李莉娟居士:会有些远道而来的游客,也有一些来大悲禅院的法师,时常会去参访纪念堂和李叔同故居。碑林现在重新提升改造中,但还没有全部修完。经常会有不少学生,在那里读书、温习功课。因为那边很清净,环境也很幽雅。
   记者:弘一大师在《对青年佛教徒应该注意的四项》中,有说到习劳、惜福、持戒,还有自尊。尤其是自尊这个方面,这两个字说起来很简单,但是要去践行,一辈子又都学不完。老师您是怎么看待的呢?
   李莉娟居士:自尊,我们家庭的教育就是一定要尊重别人。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我的父母就是这样教育我的。不管是大人、小孩,男女老少,一定要尊重人。尊重别人,才能够让人家尊重你,得到别人的尊重。这个我们小时候就是必须做到的。习劳,小的时候,我们家里面的事情都要自己去做,自己洗衣裳啊、手绢啊,不会依靠家长。那时候我们家长也都是教我们要自己劳动,不能依靠别人。现在我也都是这样习惯,就连我们单位的门卫有时特别客气,帮我打水,我都不敢劳烦,就给他们讲我没有这么大的福报,让人照顾我啊。惜福方面,其实在从小还没有读到弘祖讲演的《青年佛教徒应注意的四项》时,我们家里传承的家风,也是对惜福非常注重的。别看我们家以前是大户人家,很富有,但是非常简朴,一直传到我们这一代,我个人也是受用终生。到现在,我每天写字时,也常会写“惜福”二字,与大伙儿结缘。我的办公室的门后头,也贴着“惜福”二字,关上门都会看到,时时的提醒自己惜福。所以,我通常也是按照弘祖《青年佛教徒应注意的四项》教言去要求自己,去学习的。
   记者:您学佛和写“弘体”书法,从开始到现在有什么变化呢?
   李莉娟居士:在学佛中不断地精进,不断地改变自己。日积月累,每天看一些经偈,一本好书,争取让自己每天都有进步。比如说读《印光法师文钞》,每读一些教言,有收益,有收获。当三百六十五天,我每天都不白白度过这一天,哪怕每天只读一句经典,有一点点的进步。这就是我今天的一种变化和进步。
   记者:您平时也常读《印光法师文钞》吗?
   李莉娟居士:不是整部文钞都全读了,主要是经常翻看《印光法师文钞菁华录》,因为工作较忙,这样看起来也很方便。
   记者:您读《印光法师文钞》,是否也是因为弘一法师和印光法师之间的法缘呢?
   李莉娟居士:嗯!因为弘祖在给别人的书信往来当中,特别嘱咐人要看《印光法师文钞》。所以,我想《印光法师文钞》肯定很好,很适合我们在家学佛的人去读。我读《文钞》,就好像在与我们交流一样,是非常受益的。
   记者:弘一法师在佛法上穷究华严,中兴律宗,导归净土。弘一法师的《晚晴集》,第一条是讲忏悔之法,最后一条是念佛法门。您是否也是这样去修行和念佛的呢?
   李莉娟居士:没有,律宗我还持不了。戒律很严谨,我常想既然要持戒,就要认认真真的,要不然就先不做。我现在就是一切随缘。念佛的事情,我在佛教协会工作,现在还没有退休,需要处理的事务较多,也有很多居士过来说话、交谈。一般是随缘念佛,譬如坐在车上一旦闲暇了就会念佛,并不给自己定数,必须念到多少。因为我听过一句很受用的话,就说:你念佛念的次数再多,不用心念,嘴皮子念破了也枉然。所以我就想每次念佛的时候,一定要静下心来,不能存有杂念,要专心地去念。
   【注】[1]?李莉娟居士,弘一大师(李叔同)的嫡孙女,法名契真。早年皈依新加坡佛教协会会长广洽法师,深研佛学。2004年7月在台湾成功举办个人书展,台湾文化界的有识之士评价其书法得到弘一大师之真髓,誉其为当今书写“弘体”的第一人。现为天津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天津市政协委员、天津市“李叔同——弘一大师研究会”副会长,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江苏佛教”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江苏佛教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江苏佛教”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江苏佛教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