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佛协简介 | 佛教资讯 | 佛言祖语 | 佛教教育 | 丛林古刹 | 文化艺术 | 人物专访 | 专题 | 慈善公益 | 政策法规 | 素食护生 | 在线服务 |
您当前位置:江苏省佛教协会官方网站 >> 人物专访 >> 浏览文章

慈舟法师访谈录

作者:未知  来源:互联网   【字体: 】   发布时间:2013/2/5 13:59:11

慈舟法师访谈录


 

  【编者按】慈舟法师是我省较具名望的老一辈高僧大德之一,曾历任镇江市佛教协会会长、江苏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镇江金山江天禅寺方丈、南京宝华山隆昌寺方丈等职,为我省佛教恢复与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于二○○三年二月十日凌晨三时三分在江天禅寺楞伽丈室圆寂,俗腊八十九岁,僧腊七十六年,戒腊六十九夏。现将此网转之文发布于此,以飨有缘。

  问:作为近代禅宗名刹,金山寺在历史上有哪些值得继承和发扬的优良传统?近年来,金山寺在恢复禅宗家风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答:寺庙的恢复和发展,经济是第一要素。与其他寺庙相比,金山寺从祖上传下来就不收皈依弟子,更谈不上有***弟子了。没有皈依弟子就缺少外援,没有外援,就只能靠自己努力了,历史上金山寺的水陆法会很出名,为此我们恢复启建水陆法会道场,为寺庙的经济提供了一定的来源。佛事恢复后,给修持带来了一定的妨碍,为此,我们着手恢复重建禅堂。金山寺的禅堂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巨大的影响,曾经培养和造就了不少高僧大德。文革期间,禅堂被毁,刚刚恢复期间,我们暂时将一个殿堂变成了禅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当时的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视察金山寺,我们提出要恢复金山寺禅堂,朴老很高兴,指示要尽快落实。因此,我们在短短数年就恢复重建了金山寺禅堂,每天都有固定人员坐香。年轻的法师除了上课学习外,都要安排坐禅。禅堂一枝香是金山寺的优良传统,我们一定要将它继承和发扬下去。

  问:据我所知,金山寺于九十年代初创办了佛学院,您认为佛学院的创办对金山寺的发展产生过哪些影响?

  答:创办佛学院是为了培养佛教的接班人,是为了绍隆佛种、续佛慧命。金山寺正是出于这一目的,创办了佛学院。创办初期,缺少师资,我们就采取送出去、请进来的办法,通过各种关系请来师资,将佛学院的框架先搭建起来。在依靠自身力量培养人才的同时,我们选派了一些文化程度较高的青年僧人到中国佛学院、上海佛学院深造,他们的成绩都很优异,有些甚至被学校选中留校任教,为了将这批人才吸收回来,加入到金山佛学院的师资力量中去,我们通过与上海佛学院、中国佛学院、赵朴初会长联系,硬是把他们召回了金山寺,这些青年僧才现在已经成了金山寺管理和教学中的骨干力量,在金山寺的日常管理和工作中发挥着主导作用。在佛学院的管理上,我们针对年轻人贪玩、懒惰的习惯,坚持严格要求、积极引导、领导带头的办法,促使他们端正学习态度,将学习变成自动自觉的事情,从而刻苦认真,专务学业,立志尽早成才。在佛学院的所有课程当中,我们始终把禅修实践放在第一位,从新生入学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带领他们进入禅堂学习和实践,每天课余时间,我们都会安排二至三小时的禅修实践,寺庙管理人员中,从方丈到当家,一律进禅堂坐香,在共修中体验平等,在和合中共同进步。禅宗名刹办学的特色就在于始终以禅修实践作为自己培养人才的目标,这样的办学宗旨我们将继续坚持下去,可以说,金山在未来的发展和振兴,只有也只能仰仗这批有知识、有修持的现代青年的努力和发奋了。

  问:大力开展佛教文化、教育工作有没有可能成为金山寺今后的发展方向?如果可能,那么金山寺将怎样处理好学与修的关系?

  答:我一贯认为学与修应该成为一个有***的统一体。没有学,就无从修;没有修,学则无益。修与学、学与修,应该要互补互利、互相促进,缺少佛教学识的支撑,修持只能是盲修瞎练,永无结果;只有学问,没有修持,只能是祖师们所批评的世智辨聪,只会说食数宝,空作口头文章,而没有一丁点儿属于自己心得体会的东西。这是我们一向反对的,也是金山寺在坚持禅修为主的同时,所尽量避免的情况。我们坚持教书育人,我们更致力于学修并重,全面发展。本着这一要求,金山寺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在大力培养和吸引人才的同时,必将注重佛教文化教育工作的开展。我们要大力开展弘法利生事业,坚持把“以禅修立宗风,以文化展新风,以教育育人才,以管理树形象”作为寺庙发展的基本理念,真正把金山寺建成一个既富传统特色,又适应现代社会的模范寺院。

  问:听说您老现在还兼任宝华山隆昌律寺的方丈兼律学院院长,您认为当代中国律学能够再次复兴吗?复兴的前提是什么?

  答:宝华山是近代南山律宗的重镇,在中国近代佛教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住持这样的道场,非常不易。既要有高深的佛教学识,又要能够作严持戒律的榜样。慈舟才疏德薄,担当如此重任,实在是免为其难。因此,住持隆昌律寺后,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培养律宗人才,要让律宗重新发扬光大,没有人才那只能是一句空话。创办律学院后,我们请来了一些对戒律深有研究且持律谨严的法师坐班讲学,为同学们示范,希望学僧们能够对戒律的原理有深刻的领会,从思想上真正认识到戒律在修持中的重要意义,同时结合时代进步的要求,对戒律的条文作灵活的掌握,防止对戒律僵硬教条、食而不化的理解。除了修学戒律外,其他课程基本上与一般佛学院相同。毋庸讳言,在当代科技发达、瞬息万变的社会中,要想完全按照戒律所规定的条款去做,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我们也不能据此认定,中国律学在当代就没有复兴的可能。佛教是讲与时俱进的,在保持佛教戒律基本精神的同时,对传统的戒律也要作符合现代社会要求、适合当代人行持的变通。随着新一代戒律学人才的培养,相信律宗的复兴是有可能的。

  问:近二十多年来佛教的恢复和发展,您认为成功在哪里,失败又在哪里?今后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什么?

  答:文革之后,佛教出现了全新的气象,庙产的收复和落实、寺院的恢复和重建、佛教人才的培养、佛教文化事业的开展、对外交往的扩大,等等,都是近二十年来所取得的成果。我认为,二十多年的恢复和发展,佛教界年轻一代人才的涌现是最大的成功之处,他们为佛门香火续上了新的燃烧的火焰,为佛教在今后的振兴和发展提供了基本保证。但是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在佛教的恢复过程中,也有一些不纯洁的因素渗杂其中,如僧才素质的良莠不齐、个别寺院的商业化倾向、山头主义、寺院沦为旅游接待的附庸等,都是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需要整顿的方面。相信这些不好的现象也只是暂时的,随着国家对宗教自办事业的政策支持,佛教界一定会注意到这些方面,并且会花大力气予以理顺和改进的。只要佛教界团结一心,顾全大局,佛教的发展一定前途光明。

  问:当前,年轻一代法师已逐步走上了领导岗位,您对他们有信心吗?您认为他们在哪些方面可能会比老一辈法师强,而哪些方面则必须向老一辈法师认真学习和借鉴呢?

  答:当前年轻一代法师已逐步走上了领导岗位,成为当代中国佛教的中坚力量,这是二十年人才培养的重大成就,非常可喜可贺。年轻人有思想、有朝气、有魄力、有闯劲、有文化,这是我们老一辈人所不能比的,有这样一批能干的后继者承担佛教的重任,对于推动佛教的发展和振兴应该是影响巨大的。希望他们在今后的工作中,继续继承和发扬中国佛教“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在支持国家发展和稳定的同时,大力加强佛教的自身建设,在道风建设、素质建设、制度建设等方面不遗余力,为彻底改变佛教的社会形象不断努力。

  附:慈舟法师简历

  慈舟法师,1915年1月生,江苏兴化人,1928年依师祖恒静上人出家,1933年随师伯竹舫上人到镇江参学,1935年于宝华山隆昌律寺受具足戒,1936——1938年就读于镇江竹林寺佛学院、焦山佛学院,1939年到金山江天禅寺参学,先后担任维那、知客、副寺等职,1956年到北京中国佛学院深造,1958年被安排在黄山农场工作,1960年调至园林任总务,1963年在镇江市佛教协会工作,负责金、焦二山僧众的时事政治学习。文革中,慈舟法师被迫离开寺院,先后被安排在甘露寺和焦山公园工作,其间除正常的学习、工作外,潜心研究佛学,先后著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略释》、《金山名胜古迹大略》等著作,在逆境中坚定信仰,强化道心。落实宗教政策后,慈舟法师勇挑恢复佛教重任,1979年,协助恢复开放了焦山定慧寺,1982年,重返金山寺,主持金山寺的修复重建工作,1985年任金山江天禅寺方丈,1997年起兼任宝华山隆昌律寺、扬中太平寺、兴化上方寺住持,先后创办了金山、宝华山两所佛学院,在寺庙恢复、培养人才、对外交流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慈舟法师还是七届中国佛教协会谘议委员会副主席、江苏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镇江市政协常委、镇江市佛教协会会长。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江苏佛教”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江苏佛教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江苏佛教”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江苏佛教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