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佛协简介 | 佛教资讯 | 佛言祖语 | 佛教教育 | 丛林古刹 | 文化艺术 | 人物专访 | 专题 | 慈善公益 | 政策法规 | 素食护生 | 在线服务 |
您当前位置:江苏省佛教协会官方网站 >> 人物专访 >> 浏览文章

传印长老访谈录(2011年就东林大佛话题接受《弘化》记者访谈)

作者:宗道  来源:《弘化》2011年第5期   【字体: 】   发布时间:2013/1/18 14:15:11


  编者按:农历四月初八浴佛节前夕,时值传印长老回东林寺举行东林寺新剃度僧人及传授《梵网经菩萨戒》法会期间,非常难得的因缘,弘化社编辑人员得与凤凰卫视《智慧东方》栏目记者,在东林寺方丈室共同拜见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东林寺住持上传下印大和尚,共同就净土宗与东林大佛等话题,祈请传印大和尚开示。

  记者:您是1994年任东林寺方丈的,请问您和东林寺的因缘是怎么结下的?
  传印长老:因缘很早,我们知道东林寺是东晋时代慧远大师的道场,就是净土宗的祖庭,所以在中国佛教就很伟大。佛教在中国大地上传播,影响很大,对净土宗来说,这个不是唯一的道场,北方还有。它不像是禅宗——有直接传承关系,而是一个个孤立起来的传承。东林寺是净土宗祖庭,净土宗祖庭有两处,一个是南方,就是我们东林寺,东晋慧远大师的道场;北方是山西石壁玄中寺,是昙鸾大师的道场;还有善导大师的道场传到日本,净土宗祖庭很多。我在出家接触到佛法以后,就知道庐山东林寺是净土宗道场,结念佛白莲社,有十八高贤,123人结社,这个很早就有印象,不光是1994年才开始接触这个道场。
    
  记者:上世纪50年代您在江西云居山,那时有没有想到日后会成为东林寺的方丈?
  传印长老:嗯,那时没想到。那时觉得这个道场很重要,净土法门很重要。当时道场荒乱不堪,心里觉得我们应该尽力将道场恢复起来,心里想,作为一个出家人应该(将道场)恢复起来。

  记者:请您谈谈和果一老和尚的交往渊源。
  传印长老:有交往,一开始交往就接触了果一法师。1953年秋天,他是进庐山,护送虚云老和尚到云居山(当时虚云老和尚来了,后来听说是去江西云居山,就伴随、护送虚云老和尚上云居山),后来虚云老和尚就将他留下,留在身边,让他当当家。当时,果一法师庐山的事情也很忙,后来还是听从虚云老和尚的意见,在云居山当当家。1954年夏天,我从北方来,正好他当时在那儿当当家。当家就相当于现在的总理一样,管衣食住行。他就让我给他当助手。他发现我念过几天书,会写字。他就让我给他记账,他下山办事都要记账的,他一个人忙不过来。那时候虚云老和尚上山,山上什么也没有,蔬菜也没有,都要去买。而当时买,它不像现在随便可以买到,都是有计划的。到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去联系,当时的省政府、县政府对虚云老和尚的到来都是全力支持的,破例允许在计划供应之外,给一部分粮票——买面粉、大米,这些一般买不到。这些都是需要去联系。那么需要一个助手,另外下山去买。下山以后去白茶买米,买米后装船,装到秀水——一条小河。从白茶到庐山下面,需要提到(山)上面,我就上去通知大家,拿扁担到山下面来挑,每个人都要挑。每个月最少都要一次,多则两次,还不光要挑米,而且买的菜也要往山上挑。那么,天气热的时候,从白茶上山,白茅草已经长起来了,比人都高。风一吹一响,你挑米拔草顾不上,就穿行在那里面。身上的汗、蚊子也很多,白茅草一刮,身子就流血。山上有一个大树,那儿有块大石头,在那儿可以休息一下。那石头挺大的,现在还有痕迹。那时候,云居山初期恢复,果一法师出了很大的力。到1954年,虚云老和尚身边的当家师发现人才聚集了不少,能够维持下去了。就向老和尚请假,说庐山的事情还要去办,就回庐山来了。第二年,1955年冬天,虚云老和尚传戒,就请果一法师,传戒需要坛上谢师之仪、戒和尚、教授、羯摩、七尊证,果一法师是尊证和尚。我是戒子头,那次受戒我是沙弥的代表。因此,果一法师是我们受戒坛上十师之一,意味着出家人受了比丘戒正式取得了比丘的资格。对受戒的戒子来说就是法身父母。以虚云老和尚为首,就是坛上十师。这个不是一般的关系,因此以后没有断绝过来往,直到他圆寂。
    
  记者:果老身上最让您佩服、给您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什么?
  传印长老:
他是湖北省松枝县人,当时兵荒马乱的,他看当时很不稳定就去当道士了,没多久发现当道士不究竟,就改行当和尚。当和尚这回觉得这是自己安身立命之处,就发大愿,为佛门复兴祖师道场,这是他的愿力,一开始就坚定下来了,非常坚固的,始终不渝的。到东林道场一看,东林寺道场、法门非常重要,(但是)道场破败不堪。我没有他这么伟大的愿力,去操办。他在这个方面是很积极的。所以庐山对他来说就是离不开的。

  记者:据说果老一生坚持苦修,您怎么看?
  传印长老:
他的修行是非常完整的。各种应用的法门都很精通,佛门中一些法事都精通,比方说佛门中一些佛事,最普通的是焰口。他放焰口时的唱念,就唱得非常好。那么其他的佛事就不要说了。
    
  记者:我们这个年代的恐怕很难想象上世纪50、60年代及文革期间的社会环境,尤其在文革那种环境下,佛教事业的发展是举步维艰的。请问,像您这样的出家人当时是怎么做到道心坚固的呢?
  传印长老:
出家信佛,包括在家居士,只要是佛门弟子,信心很重要,信心是种力量。因为有信心就能克服一切,信心是建立在非常理智的基础上,它不是迷信。佛教他懂得人生的真谛,懂得一定的道理之后才建立的信心,这种力量是最坚强的。没有什么是不能克服的,也就是说他能克服一切力量。再大的困难,他也不会退步。
    
  记者:您之前在江西农场劳动了很多年,那个时候有没有想到佛教还能有重新兴盛的一天?
  传印长老:
那时确实是不敢想。虽然是不敢想,但是因为已经建立了对佛教不可动摇的信心,所以一些原则一直坚持着。因为佛教传统,在中国大地上两千年流传,已经深入到社会大众的信念当中去了。我们老一代的一代一代、一辈一辈地传下来,不少的信徒,有些影响,所以社会大众对佛教并不觉得很陌生。所以文革当中,我们在那种环境中生活,那些老百姓他们对我们也很理解。(他们)不敢说出来,但是实际上还是很同情。我们看到,在很多地方他们还是维护着(我们),比如说那个时候大队长、书记他们就格外给我供应吃的油。按照当时的规定,一个季度1两油,一家三口有3两油就可以对付了,因为他们有荤的,有猪油之类的。而我们是不够的,他还是惦记着我们,就特别准许。

  记者:后来果一老和尚在东林寺做住持,上世纪90年代初发愿建大佛,这个愿景的缘起在哪呢?
  传印长老:
这个就与果一法师的大愿大力有关系。最初的时候复兴东林也是一波三折,不是一帆风顺的,主要是社会政治运动多、加上一些严酷的考验,“文革”之类的,阻碍重重的。他终于能够不怕这些挫折,排除万难,最终都没有打退堂鼓,他坚守着岗位。有志者事竟成,“文革”以后,我们国家开放、改革,我们国家重新落实宗教政策。在这个政策、环境之下,东林寺才真正复兴起来。到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时候,在当时国家政策允许的条件下,东林寺才算可以了、圆满了。但是他觉得净土法门对一切众生非常重要,而且(东林)又是净土宗祖庭。他见庐山这边的地势,觉得应该再建一尊阿弥陀佛——48米高的阿弥陀佛,发愿度众生。(48米)这个是佛经上有的,根据这个所以造48米高。他发愿没打算造铜像,他是准备在星子县,采用石头,在当时石头的价格并不贵。果一法师修的庙,他是非常有经验的,他很内行。他觉得用星子县的石头,修一尊佛不费大力,在当时计划,有一千万足够了。所以他发这个愿是非常现实的、可以的。根据宗教方面,每天、每月我们都拜愿,祈愿这个愿望能早日成功。但是,不幸他操劳过度,后来脑出血。这个病发得很急、很快,一发病就送医院,到医院就圆寂了。这个愿望影响很大,在他生前发这个愿的时候,已经召开过新闻发布会,不仅向国内发布过消息,向海外也传播了。也有善男信女寄善款来,如果他晚哪怕两年圆寂,这个48米高的佛估计就建起来了,我觉得只要再给他两年的寿命就足够了。但是这个因缘是这样的,这个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的。
    
  记者:建48米大佛的构想在当时算是比较宏大的,那时国内很少有寺院提出这样的设想。
  传印长老:
所以果一法师一发布,就得到广大的善男信女、国外的信徒响应,表示欢迎、支持。

  记者:当时的国家宗教政策对修建这样的大佛有没有限制?
  传印长老:
国家政策,它就是要解决客观的发展形势上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当时不是改革开放嘛,改革开放不是一个有章可循的事,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都是新事物。(当时)发现非宗教活动场所、非宗教信仰单位出于商机,看准这庄买卖能挣钱,大家就去修佛。开始修、卖露天大佛。当时出现这种情况,国家宗教局按照贯彻执行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就发布公文,制止非宗教活动场所、与佛教无关的单位来建大佛。但是没有禁止宗教场所建造大佛,不过文件发布之后,对我们这个事情有影响,虽然文件没有涉及我们,不禁止我们建大佛,但是有影响。(建大佛)报到省里头之后,就缓一缓这个事情。这么一缓就好多年了。

  记者:我听说东林大佛的建造是完全不以商业利益为目的的,以后也不会收门票,那么这么做是出于什么考量呢?
  传印长老:
没有什么考量,因为佛教的本质就是这样,这个应该是这样做,佛教的精神就是这样的,并不是特别有怎么样。收门票这件事受外力的影响,外部因缘的影响——一些当地政府、部门的土政策。我们自己做主就不会这样,所以贯彻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非常好的。

  记者:对愿意来朝圣的信众,东林寺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吗?
  传印长老:
嗯。佛教度脱一切众生嘛,你不敞开,那就违背这个宗旨了。实际佛教并不去勉强人,要自己发心信仰。

  记者:大佛的建造已初具规模,气势也很雄伟。如果到了开光、落成的那一天,您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传印长老:
首先感谢国家宗教局、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特别是那块地是星子县的地方,应该感谢星子县。他们很有思想、很有眼光。他们能够批准这么一块地给我们建设大佛。这个是报国家恩、国土恩,报星子县的恩。这大佛修起来对一切众生瞻仰是莫大的功德。这说明我们这一方人心的向善的结果,才能有这样的因缘,成就功德大事。
    
  记者:除了大佛的建造,东林寺对大佛周边地区还有构想,比如说想设佛学院、闭关修行的念佛堂、安养院等。我认为这样很好,除了方便出家人的修行外,还参与了社会的公益事业,社会意义很大。
  传印长老:
非常感谢星子县当局肯划拨这么一块地方,据说有三千多亩,这么大的范围来修建大佛,以大佛为主,连带有一些其他附属的建筑,这个总的名称叫做“东林寺净土苑”。因为那个地方范围大,要回应社会,需要佛教的这种功能,所以可以设立这些个教育、慈善等机构,它有这个场地啊,场地如果空在那里,反而不好看。我看了一下,还需要进一步请专家、内行好好再规划,更详细地、实际地,加以论证研讨。包括灵骨堂,就是往生后的灵骨要有个地方寄放,这些恐怕都要大家研讨,怎么样做合适。因为现在忙,忙于把这大佛本身,先好好地建起来,今年年末还要开光,准备这工作。刚才讲的这些事现在还顾不上,不能太草率。这安养院啊,佛学院啊,灵骨堂啊,都要扎扎实实地,要科学地论证,要请内行专家参与,大家进一步研讨考虑。
    
  记者:请您简要介绍一下东林大佛的特殊宗教情怀。
  传印长老:
东林大佛,首先是净土法门对于我们一切大地众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净土法门非常重要,要普及啊。其实,佛教在我们中国大地上流传两千多年,露天大佛也修了一些个,包括古代石窟造像,比如说龙门的卢舍那大佛,那是盛唐时代、武则天时代的造像;还有山西大同是北魏时代的;还有丝绸之路,比方说敦煌造像,都有些不少的露天大佛的造像,四川乐山大佛。但那些大佛都不是阿弥陀佛,都是为了大地众生消灾免难、祈福,一般都是弥勒像多。龙门的是卢舍那大佛,由善导大师做的。要么就是释迦牟尼佛、药师佛,西方接引阿弥陀佛的大佛好像还没有,而且净土法门对我们来说,在一切法门当中是最重要的法门。阿弥陀佛的露天大佛像没有,而我们东林寺是祖庭道场,前任方丈果一大师有鉴于此,要完成这个历史的使命,发愿要造这个大像,意义很重大。
  又,情况发生了变化,这里变成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为“世界遗产”的单位,就不能在这儿建了。但是现在看来,坏事变成了好事,尽管拖延了点时间,但现在那块地方大,比我们东林寺这个道场的面积还要大,有三千多亩,修得大。现在这个前途还是很乐观的。再加上包括你弘法,和一些各单位的支持,我们都是感激无量。
    
  记者:东林大佛建成后,将为社会上很多人种下法缘的种子,请您开示一下,当今时代弘扬净土法门,需要注意哪些原则?
  传印长老:
以净土五部经典为主要,以净土经论,以净土五经再加上祖师们留下的净土典章,乃至《净土十要》,再加上与报国寺关系重大的《印光法师文钞》,这要奉为宝典,以此为根据来弘扬净土。以经论为主,不能搞杜撰。
    
  记者:感谢长老开示。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江苏佛教”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江苏佛教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江苏佛教”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江苏佛教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